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2018骞垮窞cba :第九十五章 戰后瑣事

作者:Rouger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回到基地后的陳銘,照常吃飯,照常鍛煉。

    該笑也會笑,看上去一切都好。但克里斯卻堅決不允許他再出勤了,陳銘也沒有再推脫什么。自己還有五天派遣期就結束了,確實沒必要再堅持了。

    第二天,等克里斯出勤后。陳銘離開心理咨詢室準備去找錢斯,在戰區三個月,除了克里斯外,陳銘發現自己居然沒什么熟悉的人??上溝牧幼蛺焱砩暇屠肟嘶?。

    百無聊賴之下只能亂逛,或者去軍營外的自制靶場打打槍。等到晚上克里斯回來后,兩人再一起吃飯聊天。

    五天時間很快過去,錢斯的連隊依舊沒有回來。陳銘收拾好行李,將TAC-338狙擊步槍拆解后放進槍箱里。自動步槍陳銘已經上交了。

    “一路順風,陳?!?br/>
    克里斯今天特意調休開車將陳銘送到巴士拉基地。雖然陳銘大部分時間都在費盧杰前線,但他的真正所屬的基地在巴士拉。

    克里斯和陳銘一起找到了這個場站的負責人,之前那名大胡子中校??死鎪菇1換鞫雍頭崖芑乜叩鬧っ骰褂腥撾竇鍬冀桓苑?,用來填充陳銘的實訓記錄。

    中校接過文件隨便看了看,就在實訓記錄上簽上自己的名字,將幾份文件一起塞進一個文件袋中交給陳銘。

    陳銘和克里斯這個狙擊二人組現在在整個依拉科戰場都出名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兩個人一共擊殺超過160名敵人,這可不是隨便哪個小組都能做到的事情。

    從中校的辦公室出來,陳銘和克里斯中午就在巴士拉場站吃的飯。等到下午,運送陳銘回國的一架運輸機準點降落在巴士拉機場。

    告別克里斯,陳銘背著背包,提著槍箱走上飛機。

    陳銘的行李并不多。和來時相比,陳銘多帶回去的只有一個裝著狙擊步槍的箱子,一份輕度的PTSD心理評估,還有一個戰區司令部頒發的銅星勛章。

    經過兩次分撥中轉,陳銘又一次踏在了彭薩科拉航空站的土地上。和上一次外派實訓不同,這次陳銘回來頗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先回宿舍將行李放好。宿舍內空蕩蕩的,懷特和約翰應該都還沒有回來。陳銘也不以為意,換上一身常服后,又收拾了幾件衣服再帶上一些文件報告推開大門。

    陳銘先去訓練管理處找到康恩中校,將實訓記錄等文件遞交上去。經過康恩中校的核驗,陳銘這次實訓就算是圓滿的完成了。接下來,陳銘就可以開始享受為期一個月的休假了。

    “中校,我想申請一個護衛隊任務?!?br/>
    正準備離開康恩中校辦公室的陳銘,突然想到了費盧杰基地的心理醫官給的建議,又回過頭來詢問道。

    “護衛隊?白頭鷹還沒有軍官擔任士兵護衛隊的先例?!?br/>
    康恩中校滿臉狐疑地問道,臉色有點難看。

    從陳銘剛來,他就看陳銘不舒服,雖然從來不說,但康恩自己不得不承認自己有一定的種族歧視。

    如果是其他人,他會對軍官主動護送士兵回家的行為表示贊賞。但如果是陳銘,他現在感覺陳銘就是再給自己找麻煩。

    “沒有前例,不代表規則不允許。中校?!?br/>
    從軍服自購那件事開始,陳銘就已經感覺到了面前這位中校那隱晦的惡意。只是平時自己從來不會給他抓到把柄,兩人沒有撕破臉皮罷了。陳銘對他說話,也談不上客氣。

    “那你自己去國防部網站上領取任務吧?!?br/>
    康恩中校并沒有發怒,直接打發陳銘離開。這一年多來兩人有限的對話幾乎都是這般,他從未發怒,只是將這些都暗暗記在心里。等陳銘離開后,康恩中校的目光投向了陳銘的心理評估報告。

    離開康恩中校辦公室的陳銘去到停車場,找到張少將給自己的小皮卡。是時候還給張少將了,自己現在的腰包完全可以自己買一輛。加上上了戰場,回來必然要跟大使館報備的。

    將背包丟在后座,現在陳銘兜里有錢了完全可以選擇住汽車旅館或者酒店。之前的睡袋就此光榮退休。

    孑然一身加上經濟寬裕的好處就是可以隨時來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哪怕天色將晚,陳銘也可以愜意得開著車,踏上旅途。

    和來時不一樣,現在時間經濟寬裕,陳銘一路品嘗著不同的美食,一邊前進。在一些比較冷清的公路上,陳銘還可以打開一瓶啤酒。聽著音樂吹著風,喝著小酒開著車。

    十分舒爽,心情好似也變得不像在依拉科時那般壓抑。偶爾等國內天亮,陳銘還可以給黃淮打個電話。雖然感覺黃淮的態度冷淡了許多,但陳銘也沒當回事。

    反正這些路段平時也不可能有警察來管,出國快兩年的陳銘現在很清楚白頭鷹的地方警察是多么有限。

    “什么?你現在患上了戰后綜合征?”

    大使館武官處的辦公室內,張少將看著手中關于陳銘的心理評估報告,驚呼出聲。

    “評估報告上是這么寫的,輕度,我在依拉科的時候感覺也有一點不對勁。但是這十來天,一路輕松地玩過來,感覺已經好很多了?!?br/>
    陳銘坐在辦公桌對面,無奈地聳聳肩。

    “需要什么幫助嗎?比如我們幫你聯系一個心理醫生?;蛘甙才拍慊毓茲伺笥?,讓他們多陪陪你?”

    “謝謝,但是不用了。從戰區回來的時候,他們給了我一個和白頭鷹軍隊合作的心理醫生的聯系方式。去他那里,費用都會由白頭鷹軍隊承擔?!?br/>
    “我這次過來,一是將戰區的事情給國家匯報一下。這第二嘛,就是把車還給您。謝謝您的幫助,這輛車這一年多,幫了我不少?!?br/>
    陳銘感激得說完后,雙手捧著車鑰匙還給張少將。

    “好吧,知道你小子現在賺錢了,我們就放心了。本來每個月國家只能給你擠出一千刀,我們大使館就很愧疚,現在看到你能在白頭鷹混得不錯,我們也就放心了?!?br/>
    張少將沒有客套,坦率地接過鑰匙。

    在一年多前,陳銘匯報搞樂隊的時候就開始關注著陳銘的沙灘公園樂隊。這一年來的發展,自然也看在眼中。毫不客氣的說,陳銘現在在白頭鷹的收入比他這個少將都要高。

    “既然你有把握能夠在白頭鷹自己治療好心理問題,那我就不再多言了。你今年也21歲了,虛歲講22了,在國內也算是大學畢業步入社會了。如果有困難,有問題,一定要第一時間給我們打電話,哪怕這次學習失敗,也比因為這個心理問題毀了你一輩子強?!?br/>
    “我們不會因為這個怪你,國家也不會。你去依拉科,我們大使館投了贊成票。那么出了問題,我們和國家一定會負責到底。你也不要有什么壓力,我就不留你了,趁著休假,好好玩去吧!”

    見過依拉科那個被電鉆打進腦袋的孩子后,再聽到張少將的話。內心的感動無法言表,沒有什么比一個國家給你做后盾還要讓人感到幸福。自己還有什么理由不為這個國家的富強去努力呢?

    陳銘鄭重地抬起手臂,對著張少將身后的國旗敬了一個軍禮。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新疆cba赛程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