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2018璧涘cba :十九章,管閑事

作者:臭小樣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向千玨背負雙手沉思片刻:“山神守護一方,卻要凡人活祭,確是不妥,這閑事,我當管上一管?!?br/>
    愚公驚訝,這些年也曾有高人見過他,卻都是勸他不要與那山神作對,否則沒有好下場。

    向千玨還真是獨一份說要管閑事的。

    王屋山的山神說到底也不是一般的小山神,可王屋山乃是一座修行圣地,妖魔,修士眾多,若是沒一點實力,恐怕這山神就當的和個仆人一樣。

    可王屋山山神牛逼啊,聚集群妖,鬼怪,把他們當做手下。

    修道的仙修,散仙一個個的都不敢招惹。

    “謝上仙?!彼低昃鴕菪幌蚯х?,卻被向千玨攔住。

    隨后帶著他們回去了,若是不帶他們,這萬里之遙,他們得走好些年了。

    回到王屋山,向千玨用了些挪移法術,送了他們回家,當即就拿著折扇,穿著一襲銀絲黑袍尋山神去了。

    王屋山一處絕壁洞府,那大門修在半山腰,如巨人之口,險峻異常。

    與向千玨也就那樣,他在那山頭朝著洞里叫罵道:“縮頭的山神,且滾出來,讓你玨爺與一番好打!”

    正叫罵,那大門忽然洞開,一個和他一樣黑衣,外面金燦燦鎧甲護體,七寸白長須卻添幾分奸人嘴臉。

    手中把玩著一只青蛇,那青蛇妖氣凝練,看樣子也不是尋常小妖,估計最起碼都得是個得道的大妖!

    放在外面,恐怕也是占據一方的大妖。

    當然,實力問題和境界其實關系不大,戰場的情況,對敵經驗,相生相克,法寶,自身情況……這都是決定實力的,在西游里,以弱勝強,并不是什么稀罕事,要知道縱然是觀音菩薩這么一位混元證道的大神通者,對上一個不過了道成仙紅孩兒都得先智取。

    不過從側面看,這操蛇之神卻有幾分實力底氣。

    “你是何處來的惡客,何故來我門前叫嚷?”

    向千玨道:“我今天就是代表月亮來消滅你的!”

    操蛇之神一愣:“月亮?你莫非是太陰星君手下人?”

    狐疑的看了眼向千玨道:“我何處得罪了太陰星君?須的她派人拿我?”

    太陰星君那可是大神通者,雖然名為星君,卻不可以星宿而論之。

    就像太陽星君乃是湯谷的金烏擔任的,莫非那金烏就差了?

    “我且問你,你可是要求村民祭祀活人與你?”

    “此事是謠……”

    向千玨突然慘叫一聲:“啊……”

    隨后咬牙切齒:“你這毛神竟然暗箭傷人?!?br/>
    聲音滾滾如洪流,聲震百里!

    操蛇之神:“我……”

    懵了,操蛇之神是徹底愣住了,修行問道幾千年了,他何時見過如此無恥之徒?

    向千玨卻是毫不留情,當即拿著扇子來了兩下。

    操蛇之神怒罵道:“你不當……”

    “操蛇之神你居然暗中偷襲我!”

    “我沒……”

    大火漫天,火氣彌漫!

    操蛇之神晃身鉆入地下,消失不見。

    “啊,操蛇之神,你居然用毒?”

    向千玨大聲嚎叫著,卻是變出方天畫戟引著漫天大火殺向那操蛇之神的洞府。

    全然不要臉。

    那操蛇之神轉身回了洞府,還未來得及和手下小妖說什么,只聽見一聲驚天動地的響聲傳來。

    下一秒便聽見有妖魔叫道:“那惡客打碎了府門,殺進來了!”

    操蛇之神滿臉兇光:“狡詐惡徒,無故欺我便罷,還打碎我府門?”

    當即取了長槍帶領妖兵,殺將出去。

    向千玨武力不錯,可洞內狹小終究是抵不過這群妖攻打,見操蛇之神來勢洶洶,當即使出個影子神通!

    那影子如鬼魅,如邪魔,猛然竄出,光暗扭曲,如人形黑洞,散發出這世上最可怕的惡意!

    只見那影子劈手奪下一柄大刀,不顧護身,抵住妖兵與操蛇之神,攔在洞門,一頓砍殺。

    可怕而扭曲的力量,瞬間讓無數妖魔鬼怪陷入癲狂。

    一瞬間,整個洞府的空間都變得魔氣森森,向千玨影子周身仿佛有萬鬼慟哭哀鳴,無數道扭曲魔影以及種種不可名狀,無法以任何言語,筆墨描述的恐怖生物在窺視著這個世界。

    這電光火石之間的變化,立即在現場引發了眾多意志,心念不堅的妖魔恍惚間好似見到了世間最為深沉,恐怖的黑暗,那個人仿佛成了一切罪惡意念與魔物的集合體,只是瞧了“祂”一眼,他們的精神就遭受到了莫大的污染與扭曲。

    “崩!”

    精神就像是一根脆弱的琴弦,在瞬息間的撕扯,扭曲之中,立即崩潰,斷裂了!

    即便是操蛇之神的修為都嚇得幾欲先走,更遑論普通小妖魔?

    妖魔中瞬間響起一片撕心裂肺,不似人類的慘厲嚎叫,就這片刻的工夫里,竟起碼有著六、七成之眾的妖魔精神意志崩潰,陷入了瘋狂之中,或是自殘,或是拔出兵器,朝著周圍瘋魔般殺戮起來。

    “這才是群魔亂舞!哈哈哈……”向千玨笑了,笑的很開心。

    可這樣的情況下卻無比的恐怖!

    妖魔恐怖,卻不及這污染的規則,不可名狀來的兇狠。

    操蛇之神只得再度敗陣而走,化作金光沖出去了。

    向千玨只來得及用起方天畫戟來了一下,卻不知打到沒有。

    見那山神走了,卻也不追。

    待到那一洞的妖魔死了個干凈后,方才收了神通,入洞去看。

    當真是死尸遍地,血流成河如修羅地獄。

    他們卻死的不怨,妖魔之道本就是弱肉強食,適者生存之道。

    洞府內倒是還有幾個人類女子和剩下的妖魔,他們都是歷年來被獻祭的村民,向千玨適才就發現了她們,倒是故意避開了他們。

    不過那幾個妖魔可不能留下,一戟一個,將剩下的數十個小妖怪殺了個干凈。

    待玉面公主過來之后,向千玨交代了她將這群凡人送回家后,轉身化靈光躲在云層中,掐了決,用起天眼來,探查一方。

    這一方妖魔基本都被他剛才殺了個差不多,只有操蛇之神逃出去,避免他學那牛魔王開個回馬槍,向千玨決定守株待兔。

    卻不想,此時此刻,那操蛇之神已經是上了南天門,哭訴著自己被人搶占洞府,還差點殺了的事。

    若是尋常山神,沒死也就罷了,畢竟沒后臺,誰管你的,老話說的好一山一神,十里一地。

    可王屋山的山神不同,一個得道的大神,否則也不至于手下能養著一堆妖魔!

    自然的,他的關系也不小,玉帝投胎轉世時的一任兒子。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新疆cba赛程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