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澶╂触cba璧涚▼ :第35章 挑戰我?

作者:臘腸君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天南鏢局果然是大鏢局,門口佇立兩只威嚴石獅,一只放大版的鏢旗則斜斜插在一旁,大門朝南,整個鏢局獨占一整條大街。

    方鶴按照之前路人指引,東走西摸,總算找到了這里。

    ‘不過就是有些冷清,看來我之前打聽到的消息沒錯,天南鏢局應該有麻煩了?!?br/>
    方鶴心里面泛起了嘀咕,但腳下不停,走近鏢局大門砰砰的敲了兩下大門。

    方鶴原本以為還要再等一會兒的,沒想到大門轟然打開,十幾個拿著武器的鏢師打扮的家伙魚躍而出,轉瞬間就將方鶴包圍。

    看樣子,貌似來者不善!

    “黃鏢頭,就是他,之前打聽我們天南鏢局,我不說,他還強行對我粗暴?!幣蝗蘇駒謐詈?,指著方鶴說道。

    方鶴定睛一看,原來是之前自己盤問的那人,暗道要遭,之前自己為了盡快來到天南鏢局,態度可是不怎么友好。

    同時又思考道:“難怪我之前感覺怎么走了這么遠,看來這家伙故意讓我饒了路,自己則回來搬救兵了!”

    果然,明顯是這些人領頭人的黃鏢頭,聽見方鶴欺負天南鏢局的人,本就是暴脾氣的他,當下也不客氣,也不思考其中細節,就率先出手,口中喝道:“敢欺負我們天南鏢局的人,別以為虎落平陽,就可以什么阿貓阿狗都能欺負,找死!”

    他使著一桿長槍,槍頭精鋼打造,在陽光下熠熠生輝,槍尖一點寒芒,迅疾且兇猛的對著方鶴胸口點去。

    方鶴自然是不愿意束手就擒的,腳尖一點,輕盈的朝后跳去,躲過了黃鏢頭的這一槍,越過了鏢師組成的包圍圈,正待開口解釋,可不料后者又是一槍襲來。

    這一槍黃鏢頭變點為掃,在空中劃了大半個圓圈,槍尖畫出一道彎月,勢大力沉,掃破空氣,響起嗚嗚聲,卷起一陣氣流,速度極快,讓方鶴來不及躲閃,當真是半點也未留手。

    被這一槍掃中,方鶴再是厲害,也得骨頭斷裂,少說也會落得個重傷不起的下場。

    方鶴臉上表情瞬間變冷,冷哼一聲,自己剛才已經算是忍讓,沒有出手,沒想到這人依然不肯停下,既然你不識好歹,那也別怪我出手重了。

    寒月刀瞬間出鞘,橫于身前,斜斜向上格擋,以便卸力的同時住了黃鏢頭的攻擊,接著身體向前幾步,利用巧力將長槍擋相旁邊,拉進兩人距離,自己則趁著這個機會,右手揮動,帶動寒月刀,在身前制造一片扇形,刀鋒切割向黃鏢頭。

    這一招是純技巧的一招,方鶴沒有使出其他刀法,僅是以自己在刀法上的理解來實現,沒想到收獲不錯,立刻便打掉了敵人的攻擊氣焰,并開始反攻。

    刺啦!

    寒月刀劃破黃鏢頭的衣服,刀尖離他肌膚只差半寸,但刀氣卻浸透了皮膚,破壞體內的肌肉。

    劇痛使得黃鏢頭忍不住收縮身體,但這卻也給了方鶴機會。

    借著對方注意力被劇痛吸引,方鶴左手不知道什么時候攀上了黃鏢頭的的肩膀,順著往上,不等其反應,迅捷的掐住了他的脖子,強行制住了這個脾氣暴躁的天南鏢局鏢頭。

    黃鏢頭驚駭莫名,想要擺脫,卻根本徒勞無功,只是讓方鶴加大力度,讓他更加窒息而已。

    啪啪!一抓住黃鏢頭,方鶴立馬左右開弓,連續兩個巴掌扇到他臉上,原本干黃的臉蛋很快紅通通,高高腫起,臉蛋很快大了半個有余。

    這算是報復剛才對方不分青紅皂白就對自己出手。

    其他人則是驚訝莫名,沒想帶平日里總是吹噓自己是鏢局前五高手的黃鏢頭,竟然連一個陌生年輕人的一招也沒有借助,要不是對方留手,說不定連命都不在了。

    最強者被控制,再加上投鼠忌器之下,十幾個鏢師再無一人敢動,杵在原地,警惕而又害怕的看著方鶴。

    希望這位忽然冒出的年輕高手不要大開殺戒,不然以對方剛才表現出來的武功,解決他們,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這種表現,尤其以之前叫囂方鶴對他粗暴的那人為最,整個人瑟瑟發抖,心中有種趕緊離開現場的沖動。

    這時候,這人真是恨不得抽上自己幾巴掌,‘我真傻,真的,對方只是問個路而已,你說你多什么事??!好端端的報復別人干嘛?’

    終于控制住局面,方鶴悄然松了口氣,他不殺黃鏢頭是故意留手,不想平白得罪天南鏢局,有心想要繼續開口,將事情解釋清楚,不料這時候忽然一把劍從身側襲來,不講道理的刺向方鶴太陽穴。

    太陽穴乃是人體要害,受到?;雜懈杏?,方鶴察覺到那一絲鋒銳,不及思考,身體詭異的側倒向一旁,險之又險的躲過一劍,兩只腳則不斷在地上交叉滑行,如蛇蜿蜒,整個人快速的滑向一旁,遠離了“戰場中心”。

    “不錯嘛,竟然能躲過我這精心一刺,看來你也是個高手??!”

    略顯輕佻的年輕聲音入耳,方鶴循聲望去,卻見一個白衣精裝的俊秀青年正得意洋洋的看著自己,不時還揮舞著手中長劍,似乎對與自己再戰一場躍躍欲試。

    此人正是天南鏢局少當家林翎,之前聽說有人到鏢局鬧事,自覺已經武功大成、天南縣城無敵手的他,便急不可耐的找到了這里,身后還跟著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青衣少女青兒。

    “少爺,這人不可力敵,咱們還是先回鏢局商量對策再說!”黃鏢頭從剛才差點被方鶴傷到的“噩夢”中驚醒過來,明白一招就將自己制服的方鶴,自己等人遠不是對手,頂著個豬頭趕緊勸誡林翎撤退。

    在激烈打斗之中,制服要比殺死、擊敗更加艱難,顯然,方鶴表現出來的武力遠不是自己等人能比的,還是先戰略性撤退為妙。

    林翎聞言卻是滿不在乎的一笑,不屑的撇了黃鏢頭一眼,看得對方惱怒且憋屈,擺了擺手說道:“黃鏢頭,你要是怕了就暫且回去,正好把你臉上肚子上的傷治治,且等我擊敗了這小子,再將他綁回去讓他向您賠罪道歉!”

    在他看來,剛才自己一劍只差半點就能擊殺方鶴,要擊敗方鶴,也只是小意思而已。

    青兒則是贊同似的猛點頭:“嗯嗯,剛才林翎好厲害,只差一點就把對方殺死了!”

    “可惜青兒不會武功,不然也能像你一樣懲惡揚善,為鏢局揚威了!”

    她滿臉興奮,說這話的時候,半點也不見不適應,好像殺人是很平常的事情。

    得佳人夸獎,林翎心中更是得意,長劍抬起,劍尖指向遠處的方鶴,下巴抬起:“喂,那小子,可敢與我一戰?”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新疆cba赛程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