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cba鏂扮枂2018 :第四十九章戰?。ǘ?/h1> 作者:一個王殺才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陳大同道:“大人寬宏大量不與他們計較,真是便宜他們了?!?br/>
    周恒不禁笑了起來,拍了拍陳大同的肩膀道:“陳大哥,你若是再喊我大人的話,我就與你絕交?!?br/>
    陳大同只是笑了笑,私下里他可以同周恒稱兄道弟,但是一旦在正事上面,陳大同絕對會第一個維護周恒的威嚴,他將公私分的非常之清楚。

    似這樣的事情倒也不是一次兩次,有驚無險之下,殺退了山民,尤其是斬殺了兩名沐王府的家將,縣令大人自是極為歡喜,當晚便大擺筵席為周恒等人慶功。

    周恒來者不拒,喝下去的酒量之多讓在場眾人都為之心驚不已,卻是不知道其實周恒根本就沒有喝幾口酒,全都放進儲物空間里面了。

    不過周恒做出一副大醉的模樣,待到離開了府衙,陳大同看著原本爛醉如泥的周恒一下子變得精神抖擻起來不禁微微的松了一口氣。

    陳大同在席間可是真的滴酒不沾,為的正是防備周恒喝醉,要知道白天的時候周恒他們可是斬殺了兩名沐王府有名有姓的家將。

    白氏兄弟的名頭在云貴一代那也是響當當的,江湖上也算得上是一號人物,更是沐劍聲的得力手下。

    以沐王府在云貴一代的影響力,白天的時候白氏兄弟被殺,那么這會兒消息肯定已經傳入到了沐王府的人耳朵當中。

    白氏兄弟兩人這么重要的人物竟然被周恒這么一個區區小縣城的守備給打殺了,要說沐王府不對此做出一點反應的話,那才是怪事呢。

    除非是想要找死了,陳大同絕對不會在這樣的時候去喝的爛醉如泥。

    出了府衙,涼風一吹,周恒精神為之一振,王鐵牛帶領親衛隊十幾人一起跟在周恒的身后,卻是加強了對周恒的?;?。

    清冷的街道之上已然看不到人影,隱約的可以聽到有打更的聲音傳來,此時已然是深夜了。

    就在這時,一陣沙沙的響聲傳來,周恒眉頭一挑,同陳大同對視一眼,就聽得陳大同斷喝一聲道:“全體戒備,?;ご筧??!?br/>
    親衛隊每一個人都抽出了腰間的大刀,以周恒為中心形成一個圓形,戒備的盯著四周。

    夜幕之中,就見十幾道黑衣蒙面之人身形敏捷的沖著周恒等人而來,手中的兵刃泛著幾縷寒光。

    看著這些人,周恒顯得非常的平靜,甚至嘴角露出幾分笑意,帶著幾分期待,輕聲嘀咕道:“希望不要讓我失望啊,也不知道這么短的時間,沐王府能夠調來什么樣的強者?!?br/>
    柳大洪,劉一舟,方怡,不過想一想

    的話,像柳大洪、方怡是不可能出現在這里的,若然柳大洪這樣的強者真的來對付他的話,周恒自問眼下自己絕對不是其對手,就算是最后能夠殺出去,恐怕身邊這些人也要損失殆盡。

    就在周恒猜測著這些人究竟是沐王府的哪一位帶隊的時候,一個帶著幾分青澀的青年聲音傳來。

    “殺了這狗官,為白家兄弟報仇!”

    當聽到這帶著幾分青澀的聲音的時候,周恒不禁笑了,如果來的真的是沐王府第一高手柳大洪的話,那么絕對不可能是一個年輕人的聲音。

    沐王府四姓家將,劉白方蘇,劉一舟、白寒楓、白寒松、方怡、蘇崗,現在白氏兄弟被殺,帶人刺殺周恒的很有可能就是劉一舟或者蘇崗。

    當然如果有點腦子,足夠冷靜一些的話,連白氏兄弟都被殺死了,帶這么點人想要刺殺周恒明顯不太可能,現在對方真的帶人過來了,周恒判斷,此人有極大的可能是劉一舟。

    周恒拔出寶劍,沖出親衛隊的圈子,大聲道:“兄弟們,將這些反賊統統給我就地正法,一個不留?!?br/>
    “殺??!”

    一方是軍隊模式,一方是江湖沖殺,兩方人數相差不大,一時之間竟然戰了個旗鼓相當。

    周恒沖著為首之人大喝一聲道:“來者何人,報上名來,方某手下不殺無名之人?!?br/>
    就聽得對方不屑的道:“狗賊,聽好了,殺你者乃是沐王府劉一舟是也?!?br/>
    說話之間,劉一舟一劍刺出正奔著周恒要害而來,這一劍當真是凌厲無比,沒有絲毫容情,稍不注意的話,周恒就有可能被被刺殺。

    冷笑一聲,周恒持劍便迎了上去,只是一交手,周恒便放心下來,劉一舟果然還是那樣的沒用,實力比之白寒楓兄弟還要弱一些,如果給鹿鼎世界的一眾強者排一下名次的話,那么劉一舟最多也就是三流巔峰而已,動手起來,對付幾名兵丁沒有問題。

    周恒的一身實力勉強可以排進二流高手,雖然是墊底的,可是應付劉一舟絕對沒有問題。

    本來劉一舟同白氏兄弟是一起的,但是劉一舟卻是不屑于同白氏兄弟一起行事,雙方分開,結果劉一舟卻得到了白氏兄弟被殺的消息。

    得到消息之后,劉一舟第一時間并非是感到傷心,反而是隱隱的帶著幾分興奮。

    在沐王府當中,白氏兄弟隱隱的壓他一頭,結果現在白氏兄弟被殺了,真是太解氣了。

    同時劉一舟也在心中暗暗的鄙視白氏兄弟沒有智商,竟然傻乎乎的去沖擊軍陣,結果被人在亂軍當中圍毆致死

    吧。

    周恒放出去的消息就是白氏兄弟被軍陣圍殺而死,將白氏兄弟被殺的真相隱藏了起來。

    倒也怪不了劉一舟,畢竟白氏兄弟聯手之下,便是遇上了二流強者也足可以全身而退,要說他們是死在亂軍圍殺當中,這才算是正常,真要說兄弟二人是被幾個人殺死的,劉一舟第一個就不信。

    正是因為這一點,劉一舟才會決定在這里伏擊周恒一行人。

    白氏兄弟被周恒率軍圍殺,如果說他能夠帶人將周恒這殺人兇手給干掉的話,那么他在沐王府當中豈不是要一鳴驚人了嗎。

    懷著這樣的期許,劉一舟就那么一頭撞了上來,本以為可以輕易的將他口中的狗官給殺死,但是真的交手之后,劉一舟卻是驚訝的發現,對方的實力竟然比自己還要強那么一分。

    周恒手中劍光一抖,劉一舟就見到自己的精鋼鍛造的長劍被對方所斬斷。

    “這怎么可能,你不過是一地方守備而已,實力怎么這么強!”

    劉一舟難以置信的看著周恒將長劍刺入他的胸口,口中喃喃道:“我不信,我不信……”

    猛的抽出寶劍,周恒沒有再看劉一舟一眼,實在是這人太過無用,空有著不小的名頭,實力卻是差的可以,恐怕沐王府四姓家將之中,實力最差的就是劉一舟了。

    猛的抽出寶劍,周恒沒有再看劉一舟一眼,實在是這人太過無用,空有著不小的名頭,實力卻是差的可以,恐怕沐王府四姓家將之中,實力最差的就是劉一舟了。

    周恒這里干掉了劉一舟,剩下的那些被劉一舟帶來的人這會兒也沒剩下幾個。

    很快所有的刺客被絞殺一空,不過周恒的親衛隊也損失了大半。

    陳大同上前去扯開劉一舟的蒙面,仔細辨認一番沖著周恒點頭道:“可以確定是沐王府四姓家將中的劉一舟?!?br/>
    說著陳大同臉上露出欣喜之色道:“先是斬殺了白氏兄弟,現在又殺了劉一舟,這一次沐王府損失太大了,王爺那里肯定會有賞賜下來的?!?br/>
    這些年來,平西王府一直都在絞殺沐王府勢力,一者是盤踞云南數百年的老牌勢力,一者是獨霸云貴的大軍閥,雙方之間有著不可緩和的矛盾,可以說只要有機會,任何一方都不會放過重創對方的機會。

    這一次周恒竟然陰差陽錯的斬殺了沐王府的白氏兄弟以及劉一舟,可以說四姓家將的代表性人物一下子被砍掉了兩姓,吳三桂那里得到消息絕對是不吝封賞。

    如此大的動靜不可能不驚動人,很快忠勇營的兵丁便趕了過來,接下來的事情自然有人處理。

    (本章完)